对“爱心超市”发展模式的理想化构架

时间:2013-03-04 11:33:45 点击: 【字体: 收藏

导读:作为一种新型社会救助模式“爱 心超市”,近年来被各地广泛尝试。面对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尴尬处境,作者在先后观摩了北京 、杭州等地“爱心超市”的发展后,结合个人的一些工作体会,对“爱心超市”发展模式、在运作 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瓶颈及其理想化构架作了一些总结和思考。

 

  “爱心超市”是近年来各地都在尝试的一种新型社会救助模式,作为社会救助经常化的一个平台,越来越受到困难群众和社区工作者的欢迎。作为一名社区工作者,也是“爱心超市”的实践参与者,有时却出现了“爱心超市”快办不下去了的困惑。
  面对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尴尬处境,在先后观摩了北京、杭州等地“爱心超市”的发展后,结合个人的一些工作体会,对“爱心超市”发展模式作了一些肤浅的理想化思考,供同行们参考。


一、各地“爱心超市”发展的共同特征以及必须正视的几个瓶颈性问题:

  “爱心超市”作为一个社会捐助经常化平台的,其发展模式基本上大同小异,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共同特征:

  1.货物来源靠所在城市的社会捐赠。各地的“爱心超市”基本上都是由政府倡导、社会各界自愿献爱心而建立起来的社会长期捐赠的日常救助赠予机构,超市的货源基本来自社会各界捐赠,主要是街道、社区或其它志愿者辖区内行政和企事业单位捐助,社区居民、企业可以通过捐赠的形式来丰富超市的商品种类,提供源源不断的货源,从油盐酱醋到衣物裤袜等应有尽有。

  2.受助对象为辖区特定困难群众。超市里的所有商品登记造册后摆放在“爱心超市”,均不对外销售,将免费提供给社区内的低保户、困难户和一些需要帮助的老弱病残人士。社区内的困难户可以在“爱心超市”免费“购买”自己所需的物品。从前年开始,杭州、成都等地出现了发放“物品领取卡”的做法,即由社区将根据困难家庭的实际情况发放数额不等的“物品领取卡”,居民可以凭这种卡不定期在爱心超市根据生活所需免费选拿生活用品,免费领取价值相当的日常生活用品。

  3.管理运行靠主办机构全部承担。开设的“爱心超市”场地多数地方都是使用街道或社区居委会的一间闲置用房,北京的“爱心超市”则多为有关机构和组织出资租赁的临时用房。负责物品管理、物品消毒、物品发放的日常工作人员薪酬以及水电等费用则多由主办方(社区或相关机构)全部承担。


  “爱心超市”毕竟是是一个新生事物,在发展中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瓶颈性问题:

  1.供求关系不平衡的问题。这是我们在实践中面临的最大问题。当社区工作者或志愿者在募集爱心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好啊,我家里那些要扔又舍不得扔的东西有去处了,旧衣服呀、旧鞋子呀,统统捐出去。”一般群众捐赠的物品,要么是自己用不上的,要么是多余的东西。油、大米等生活必需品,他们自己也要用,通常不会捐赠。所在各地的“爱心超市”都有这样一个现象:一方面是“爱心超市”里的社会捐赠物品因乏人问津而布满灰尘,另一方面是困难群众却因领不到生活必需品而发愁。

  2.社会参与度不高的问题。“爱心超市”成立之后,需要源源不断的货源。“任何爱心都有疲惫的时候,企业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捐款,一些捐助单位这些年都捐怕了,我们也不好意思三番五次的上门募捐。”这是各地负责“爱心超市”日常运行的工作人员最大的苦衷。在捐助总体情况上看,除了刚成立时接收的捐助超过万元外,以后其他一年才几千元。由于货源缺乏和缺乏持续的社会参与,势必就导致了部分“爱心超市”歇业,有的地方甚至将成立之初的常年开放、自由选购改变为定时发放、定向派送了。

  3.运行成本无法自身解决的问题。“成立超市并不难,但要保证正常运营就需要一定的资金保障,而这正是目前最为欠缺的。”这也是大家普遍对“爱心超市”长远发展的担忧,由于受资金短缺的制约,通过向社会租赁场地、聘用人员开设“爱心超市”的做法也难以铺开,“爱心超市”面临着救助覆盖面日益扩大,超市作用却在逐渐缩水的事实。有的地方甚至张贴告示,“平时超市锁着,只有进货和发放捐助物时才打开。”


二、对“爱心超市”发展模式的理想化构架

  “爱心超市”的出现,表明社会上有着爱心的“供给”和“需求”。 为了把这项“好事办好、实事办实”,结合个人一些实践和思考,现就其发展模式提出一些尚未完全付诸实践的理想化构架。

  1.对“爱心超市”存在的现实价值的审视。从现实意义上说,“爱心超市”的出现,使经济拮据、生活苦难的弱势群体得到了就近及时的救助,也让经济宽裕、心地善良的人们给予他人相应帮助。这种“愿助”和“受助”的互动平台,比面对面的直接救助效果更好,因为它充分考虑了受助者的“面子”,免去了他们“被施舍”的心理顾虑。从社会治理的深层次意义上分析,“爱心超市”其实就是民间慈善机构或者社会救助团体的一个雏形。特别是在我国民间救助组织凤毛麟角的背景下,社会上的爱心就得不到有效的调剂,有困难的人得不到及时帮助,而愿意付出爱心的人也有力无处使,这就迫切地需要由社会各界群策群力、涓流成河的慈善机构,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鼓励了社会中间组织对公共事务的参与,让人们的爱心得到最大化释放,更重要的是大大减轻了政府的财政压力。

  2.对“爱心超市”持续货源问题的策略。持续而丰富的的货源保障是“爱心超市”能否一直走一下去的基础性问题。为此,可以尝试以下几种方式逐步解决:一是定期发布爱心倡议。针对辖区困难群众的需求信息和超市的热销货物走向,通过适当的公开方式发布爱心倡议,以“需求菜单”的方式引导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照单发货”。二是尝试推行爱心货架认领。即对辖区内有一定经济实力和爱心意愿的企业和个人,认领一些货架,并给予货架冠名或其它标识的方式给予回报,培养一批为爱心超市货源的“固定供货商”。三是开展积存商品义卖活动。对“爱心超市”中长期积存的商品,如旧的洗衣机、电视机、电风扇等商品,在一个周期内没有被认购或领取的情况下,可以在社区或辖区其它公共场所进行公开义卖,所得收入用于采购其它热销商品(如米、面、油等)。

  3.对“爱心超市”市场化管理运行的策略。“爱心超市”虽然是一个非盈利性的互助平台,但其在管理运行上也必须采取一些市场化的管理运营策略。一是建立受助对象参与社会奉献制度。这是改革各地“爱心超市”现行发展模式最大的变化,即要求受助对象在接受援助的同时,必须到“爱心超市”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义工活动,特别是一些有劳动能力的受助对象必须要参与物品采购、物品消毒、发放管理等工作,参加工作的时间可以用发放等额薪酬的“物品领取卡”,让他们在接受社会救助的同时也在为社会奉献,既节约了运营成本,又让爱心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拓展,毕竟一个健康、文明的社会应该学会自我服务、自我管理,包括社会救助。二是服务内容的延伸问题。在城市的基层社区,困难援助不应仅仅局限于物资救助,而应逐步扩大服务内容,如适度引入一些志愿者和相关机构,到“爱心超市”开设心理辅导、创业咨询、孤老陪护、法律援助等一些面对面的服务活动,让困难群众不仅在生活上得到“爱心超市”的帮助,而且为他们提供一个“有话能说、有苦能诉”的心理疏导平台,也让更多的社会人士参与到慈善活动中来。三是配套一些有影响力的爱心激励措施。“爱心超市”要发展,需要持续的社会捐赠,而社会捐赠往往是依靠一定的社会公信度和影响力。特别是在如今的世风下,“爱心”更需要得到褒扬,不得有一丝丝的污损。这就要求我们在动员捐赠和接受货源时,都应以适当的方式对捐赠者给予适当的证书或仪式,如颁发荣誉证书、发布爱心榜等,在物品管理、发放以及后续使用情况上,都应有十分透明的空间和可信度,至少应当定期向捐赠对象反馈捐赠物品去处,向社会人士公示捐赠清单和运行帐目,这样才能让“爱心超市”在至清的环境中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赵毅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