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空间”零距离接触

时间:2013-03-04 11:38:23 点击: 【字体: 收藏

导读:近年来,随着港区职工的大量搬 离,居民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社区就业服务、社会保障服务、社区救助服务等关系到这些弱势 群体切身利益的政策未能得到有效落实。为了改变现实状况,充分调动辖区居民的积极性,参与“ 我的邻里中心我做主”的讨论活动,海港社区在讨论邻里中心的改造规划时,引入了开放空间的讨 论模式。

 

一、社区简介
    海港社区位于宁波镇海城区东北部,招宝山西南麓,东邻沿江东路,与城东社区接壤,南接后大街,西以淡水井头为界,北临后塘路,总面积约0.16平方公里。2008年12月,原港务新村居委会由宁波海港集团正式移交招宝山街道,遂成立了镇海区招宝山街道海港社区居民委员会。社区共有居民楼74幢,209个单元,2262户居民,总人数6700余人。辖区内住宅楼最早的建于上世纪70年代,居住的是宁波港集团镇海港区职工。近年来,随着港区职工的大量搬离,居民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产生了“三多”现象:即老年居民多、失业人员多、低收入家庭多。但作为集团公司的下属单位,原有的港务新村居委会以港区职工为主要服务对象的职能一直没有转变,因此社区就业服务、社会保障服务、社区救助服务等关系到这些弱势群体切身利益的政策未能得到有效落实。
    随着港务新村管理权的移交,社区居民对社区服务形式、服务水平和服务质量都有了新的要求。为此社区以“立足社区、服务居民”为根本,加快公共服务基础硬件设施整体改造;以品牌社区建设为载体,着力打造“健康型”社区特色品牌;以提高居民参与程度为重点,推进完善社区服务的功能,不断提高社区居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因此在改建原“海之恋”歌舞厅和原港务新村居委会用房时,设想将其建为海港社区“邻里中心”。邻里中心以 “方便邻里服务、排解邻里困难”为宗旨;以“社区服务中心”和“社区文化中心”为主要构架,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集服务、娱乐、休闲、活动、学习于一体。“社区服务中心”努力构建“公共服务、便民服务、志愿服务”三位一体的现代社区服务体系,并适时推出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海之”系列服务项目等。“社区文化中心”努力突显社区品牌的特色,设多功能排练厅和球类馆等社区文化阵地,倡导居民“自治、自助、自娱、自乐”。 海港社区希望通过构建邻里中心这一为民服务的新平台,让居民享受家门口便利服务,参与家门口特色文化,体会“家”的温暖,感受“家”的和谐。

 

二、实施过程:
    现在越来越多的部门、单位习惯于向公众征求意见,以使相关制度决策过程更加民主与科学。民意越来越“被尊重”,这无疑是好现象。但在传统模式的意见征求过程中,关键问题并未被摆到桌面上来让公众公开评述,或者让公众对上层已经决定的目标或方案进行细节的讨论,致使公众意见往往石沉大海。这样征求意见,实际上还是一种形式。
    为了充分调动辖区居民的积极性,参与“我的邻里中心我做主”的讨论活动,也为了充分尊重居民的意见,不让征求意见的行为形式化、走过场,将规划中的邻里中心建成绝大多数社区居民需要的活动场所,让辖区居民增强对新成立的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海港社区在讨论邻里中心的改造规划时,引入了开放空间的讨论模式。
1、前期准备
    为了让全体居民知晓这次讨论会,社区将开放空间讨论的海报摆放在辖区的主要出入通道口,同时将报名通知张贴在各个楼道,并通过LED平台发布信息。虽然作了充分的准备,社区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这是开放空间讨论会第一次现身镇海,对于首次零距离“遭遇”这种从美国引进的意见发表模式,向来习惯于接受自上而下解答问题的居民们会有什么样的反映?能不能适应?会不会有人报名?这些问题一度困扰着社区工作者们。出乎意料,通知一经发布,就在海港社区的居民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并纷纷来社区报名。但是社区工作者发现:一些原本报名参加的上班族因为会议时间和工作有冲突而想放弃;退休的老年居民成为了讨论会主角。这样的结果,会使通过开放空间收集的民意产生一定的局限性,开放空间讨论的意义也会大打折扣。为此,社区及时与港务集团的领导协商和沟通,并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这样与会人员的年龄结构和文化层次相对平衡。
2、会议现场
    9月16日,60名社区居民代表对邻里中心设计的整体效果及室内功能区域的设置、管理方式进行开放式讨论。一开始多数居民对开放空间讨论方式和程序并不理解,他们多是出于好奇来报名参加的。在北京社区参与行动服务中心主任宋庆华的引领下,居民们慢慢领悟了开放空间这一全新的会议模式。
    陆师傅原来只想在会上发几句牢骚就走,可是宋老师的一句话让他留了下来:“你难道只想做社区建设的受益者,不愿做贡献者?”经此点拨,陆师傅决定在这个一天半的时间里把贡献者做到底。而王师傅是通过发言意识到自己是个贡献者的,他所在的讨论小组对邻里中心原有建筑的安全性存有疑问,作为港务局质检处建设科的退休人员,王师傅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作了解答,打消了小组成员的顾虑。

 

    这样,通过一天半的讨论,居民代表们逐步将分散的意见、建议达成较为集中的共识:在功能布局上,将增加儿童活动空间,扩建球场;在组织管理上,管理人员要面向社会招聘,同时吸纳一部分社区退休人员;在资金上,考虑到邻里中心要收支平衡,可以既为本社区居民服务,也可以面向外来居民开放。至于便民服务站的内容设置,居民们也提出了相当多的想法,如家电维修部、“四点钟”学校、洗衣房等。他们还建议将讨论会上提出的便民服务项目制作成选票,让海港社区的所有居民参与到投票中来,最终哪些项目得票高,就实施哪些项目。
    会后,社区及时将这些意见、建议归纳并制作《征求居民意见书》,发放给每一户家庭,请全体居民根据自身及家人的需要进行填写。经收集、汇总后,下一步社区将按照居民的意见,实施居民最需要的服务项目,建立起居民心目中的邻里中心,真正做到“我的邻里中心我做主”。

三、分析与体会:
“开放空间”作为一个全新的社区工作方式,不仅是一次会议、一次活动,更是一个改变的过程。
1、社区在以往的意见征求过程中,常常是让居民对上层已经决定的目标或方案进行细节的讨论。
这样征求意见,实际上还是一种形式。此次开放空间式的征求意见优点在于:参与者身份平等、参与自由、限制规则少。没有外力推动,只有真正关心在起主导因素,大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样的民意最接近真实。
2、与会者在一天半的时间内围坐在一起,确定讨论主题,根据讨论规则展开自由讨论、分组讨论,最终确定可行性分析报告并制定行动计划,这是一种收集民意、互相学习、落实行动的过程,同时也锻炼与会者自我承担责任的能力。只有居民自己想要的,他们才会投入更多的激情和精力,才有利于社区项目的长远发展。
3、居民的意见被采集后,如何最终实现民意的价值。社区要做的不光是将意见收集,更要将这些意见、建设以适当的手段和形式予以实施,要在开放空间讨论会之后形成专门的落实整改、信息反馈的程序和机制。只有让居民看到他们的意见被采纳并被体现在社区实际工作中,才能让他们体会到自己是社区的主人,才能激发他们积极参与到下一次的社区民意征集中。
4、好的方法就要更广泛的使用。开放空间会议形式,是社区民主的一大进步,它可以在社区建设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下一步港务新村要进行水、电、气等公共服务基础硬件设施整体改造,在这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可以采取开放空间的会议模式,让利益相关方坐下来协商解决。

 

宁波市镇海区海港社区  王利海

TAG: 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