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式社区治理创新

时间:2013-03-04 11:41:07 点击: 【字体: 收藏

导读:由民间非营利组织——“社区参与行动”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站前街道于2007年4月开始实施参与式社区治理的探索。通过形式多样的机制设置,政府、非政府组织、企业、居民,这四个现代社会的主体力量都不同程度得参与了属地的社区建设和社区管理。经过两年多的运作,辽宁省鞍山市站前街道开展的参与式社区治理创新积累了不少可供其他地区学习和借鉴的多主体参与社区治理的经验。

    社区管理体制改革、社区服务方式转变、民间组织参与社区建设等成为时下较热的社区议题。在地方,涌现了一批社区建设和社区管理领域的改革和创新,如,转变社区服务方式和服务质量的山东青岛市“阳光救助”、厦门市思明区嘉莲街道“爱心超市”和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政府“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深化社区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鲁谷模式”和“盐田模式”,推动社区民间组织参与社区建设的上海普陀区长寿路街道“社区民间组织服务中心”等。
    社区作为一种新的社会共同体和基层社会组织载体,不同于传统“单位”或“居委会”之处在于强调社区共同体内的每一份子都平等参与社区的维系和发展,即,多主体参与的社区治理而不是以政府为主的社区管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目前在推动社区参与、扩大社区建设主体方面的探索尚显不足。经过两年多的运作,辽宁省鞍山市站前街道在非政府组织——北京“社区参与行动”协助下开展的参与式社区治理创新积累了一些可供其他地区学习和借鉴的多主体参与社区治理的经验。
    辽宁省鞍山市具有典型的东北老工业基地特征,该市站前街道占地0.67平方公里,居民6210户,总人口18330人,下辖的4个社区以旧式国有企业家属小区为主。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国有企业转轨转制使得该地区大部分居民获得公共服务的渠道主要来自社区。为了突破资源不足的困境,站前街道在2003年就已经形成社区工作社会化的理念,采用辖区内企业冠名各社区及小区、冠名单位和社区共建联系会议、冠名单位参与社区管理等形式,吸引企业参与社区共建共管。企业出于广告效应或社会效益的考虑而参与社区建设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社区基础设施建设资源不足的难题,但是企业参与社区管理、而居民参与不足会导致参与不平等,进而影响居民享有公共服务的满意度。
    由民间非营利组织——“社区参与行动”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站前街道于2007年4月开始实施参与式社区治理的探索。通过形式多样的机制设置,政府、非政府组织、企业、居民,这四个现代社会的主体力量都不同程度得参与了属地的社区建设和社区管理。
    首先,作为政府的站前街道以开放的心态学习并接纳并实践新的治理理念。对外,积极争取外部资源,与非政府组织——“社区参与行动”和亚洲基金会合作,为非政府组织提供实验基地。对内,街道成立常设机构——社区项目管理办公室、议事机构——由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社区建设科科长、辖区企业领导、社区居委会干部、社区活动积极分子组成的“社区项目协调小组”,这两个机构的任务是与辖区企业合作,扩大公共资源来源,将公共空间有效让渡给居民和居民组织,通过组建家政服务队、维修服务队、理发小组、环保购物袋、自愿者服务小分队、编织小组等居民乐于参与的组织,提高居民社区意识、激发居民社区参与兴趣。
    作为非政府组织的“社区参与行动”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的主要作用是贡献专业知识和技能。该组织为相关政府官员和社区积极分子提供参与意识、组织能力、项目运作和管理以及社区工作方法等方面的知识培训,为社区利益相关方——基层政府、辖区企业和社区居民共同开展“战略合作”培训。非政府组织的知识支持是参与式治理这一新理念能够在该地区得以落实和发展的首要推动力。
    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能否被激发和有效利用,取决于当地政府的行政智慧和社区公共风气。站前街道的“慈善超市”由政府提供场地、企业负责经营,慈善超市内可为特殊群体提供福利性商品,也通过以服务换福利、以慈善换服务等形式以较低的成本激发企业和居民的社会责任和慈善意识,实现捐助方和受捐方间长期有效的良性互动。
    动员居民有序、有效的参与社区建设是社区工作中的一个难点,站前街道的做法是“问计于民”、“民治民享”。“问计于民”是指通过组织有居民和居民代表参与的社区论坛、联席会议、社区服务项目推介会等收集居民感兴趣的议题和项目;“民治民享”是指发现居民中的“社区领袖”,由社区领袖组建并组织居民自我管理社区服务项目,社区服务项目的受益群体由居民决定和分配。在民治民享的过程中,居民的参与热情被激发,参与能力得到锻炼,也提高了居民的社区认同度。
    站前街道与非政府组织密切合作在参与式社区治理领域的探索积累了一些可供推广和借鉴的经验,但是,该案例中的参与对象集中在社区福利性、慈善性服务领域,参与人群以中小学生和退休赋闲在家的老年人为主。虽然弱势群体是社区服务的重点,社区的本义是公共社区,是所有居民的公共活动领域,社区参与和社区服务的主体和对象必需超越弱势群体。如何设置青壮年居民感兴趣的议题,将社区生活的所有公共议题均纳入到“民治民享”的范围内,应是站前街道进一步深化“参与式社区治理”创新无法回避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