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非企业在社区——记宁波市镇海区招宝山街道总浦桥社区日间老人护理中心

时间:2013-03-04 11:43:56 点击: 【字体: 收藏

导读:2008年9月中旬,社区参与行动服 务中心有幸到宁波市镇海区招宝山街道组织当地海港社区“邻里中心居民参与规划——开放空间讨 论会”。在会议结束后,招宝山街道带领本机构的工作人员到辖区的几个社区参观,并与10个社区 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座谈,收获颇丰。在此,将招宝山街道的创新社区服务案例与大家做一个分享。


一、 以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为契机创新社区服务内容:
    宁波市镇海区招宝山街道从08年开始实行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招宝山街道办事处的穆晓莉主任介绍说,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主要的方向就是通过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推动社区自治管理,做到社区服务让居民满意。社区服务项目是能够完成这些目标的载体,通过实施以居民需求为导向的社区服务项目,整合政府部门、社区居民、社区志愿者、辖区单位资源,并通过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的方式支持社区社会组织自主运营。
    《招宝山街道的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指导手册》中,提出了社区服务项目实践的七个步骤供社区工作者和社区社会组织成员参考。首先是社区居委会通过社区座谈会和入户访谈的形式了解和发现社区需求,并将需求和社区资源分类;根据需求设立社区服务项目并征求居民意见,明确项目的目标和项目的受益群体;根据居民和相关专家的意见对社区服务项目方案做相应的调整,社区居委会组织社区居民、社区社会组织实施项目;招宝山街道办事处将邀请第三方的专家对项目进行评估,收集原始的评估数据并撰写评估报告反馈意见。
    招宝山街道为了能够使得社区服务更加有效,专门在今年的九月出台了《镇海区招宝山街道社区服务项目评估指标(试行)》,里面明确社区服务项目评估的结果要包含五方面的内容,分别为项目的有效性、项目的适用范围、项目的效益、项目的推广性以及项目的可持续性。社区服务项目评估把社区居民的满意度和参与率作为评估重点内容。
    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模式是街道层面将社区管理向社区治理的转变,是社区服务创新的动力和契机,同时,也是激发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转变以往“完成任务”的工作模式,使得他们的工作更加面向居民,社区服务更加满足于居民的需求。同时,推行这样的社区治理模式,改变以往自上而下布置任务的模式,让社区服务根据自下而上的需求开展,使得政府部门的财政支持和资金流向更加倾向于社区居民特别是弱势群体。

二、 创新社区服务运营模式——建立民办非企业单位提供为老服务

    在实践中,发现需要社区服务的群体多是社区老人,传统的社区工作为老人们提供的多是文化娱乐活动,真正涉及老人们日常生活实际困难的项目并不多。因此,以老年人作为目标群体的社区服务成功案例是值得关注和推广借鉴的。
    宁波市镇海区招宝山街道总蒲桥社区的“老人日间照料中心”成立,为现今老年人的社区照顾提供了具有可推广性的实践案例。之前,我们在和基层政府、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进行社区服务项目咨询的过程中发现很多社区都需要这样的服务组织,但是能够摸索出好的模式的并不多见。社区的居家养老照顾中心不是因为没有资金支持而不能开展,就是因为找不到场地和人员而搁置,还有的虽然开起来了,但是中心所提供的服务不能满足老人们多样化的需求而使得被服务对象越来越少,不能正常运转。


1. “日间老年护理中心”以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身份完成注册;
    总蒲桥的“日间老年护理中心”经过实践很好的解决了这些问题。首先是老年日间照料室的身份问题,很多的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都反映说,这样的日间照料室肯定会涉及经营问题,到底要不要注册?注册成什么身份?总蒲桥社区的日间老年护理中心是这样做的:由镇海区招宝山街道办事处作为主管单位,护理中心在当地的民政局进行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注册,并且明确了业务范围就是为招宝山街道内60岁以上老人提供餐饮、康复、娱乐、学习、休息等服务。法人代表是当地社区的一位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明确了社区居委会的角色。这个日间照料室不仅仅是针对某个社区的老人,更向全街道开放。
2. 多个部门共同支持“日间老年护理中心”工作人员劳务支出;
    很多社区工作人员会提出,这样的日间照料室肯定需要有人管理,特别是要提供老人吃饭,一定会需要厨师和其他工作人员。管理与服务的职责不可能,也不应该是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承担,如果请社区居民或者辖区单位的工作人员做志愿者为老人们无偿提供几次服务可以,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不能使得日间照料室可持续发展。这个问题需要当地政府部门给予一定的政策上的支持。总蒲桥的日间老年护理中心有五、六名全职工作人员,工资来源于几个部门的共同努力,包括社区居委会自筹一部分资金、街道办事处和劳动保障部门的公益性岗位支持一部分,使得他们的收入水平和当地同样职业的收入基本持平,因此吸引了很多人加入到社区公益服务的行业中。不仅仅是“护理中心”,随着社区的发展,以后会衍生出很多需要满足社区居民需求的社区服务项目,社区就业可以提供很多不同工种的就业机会。
3. “日间老年护理中心”的老人们共同讨论决策事务;
    有的社区老人很需要一个“老年饭桌”来给他们提供午餐、晚餐,但是没能开办或者没能长久开办的原因之一是饭菜不符合老年的需要。老年人多年养成的口味习惯很难改变,采取“大锅饭”的形式很难保证适合老人们的口味,所以有的老人宁愿在家自己“凑合”,也不愿意到“老饭桌”就餐,长此以往,来的人越来越少,“老饭桌”就很难维持。
    总蒲桥社区日间老年护理中心经过了几年的实践,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每天固定需要“护理中心”提供午晚餐服务的有七八十人,菜谱都是由老人们每周三定期开会讨论决定的。他们就会去掉上周那些不合口味的菜品,加入新的菜式。这份菜谱会张贴在日间护理中心的显眼位置,让老人们了解并且可以提前选择适合自己口味的饭菜,报给日间护理中心负责做饭的工作人员,便于他们提前采购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费。除了在日间护理中心就餐以外,总蒲桥社区还为方便行动不便的老人,特别开设了“车轮食堂”送餐服务。服务人员会开着车,将热腾腾的饭菜送到老人手上,并且还会在周四的时候将老人们讨论的下周菜谱一并送去。同样的,老人们需要在前一天选择第二天要吃的菜式,然后由工作人员统一收集。


4. “日间老年护理中心”复合多种功能;
    既然是日间护理中心,服务内容不仅仅是能够为老人们提供午餐晚餐。总蒲桥的日间照料中心已经成为了老人们的“家”。每天都会有各种不同的活动满足老人们的需求。早上老人们会坐在一起观看健康节目;中午吃过饭后老人们还可以在休息室里舒服的睡个午觉;下午时间老人们有的在一起下棋,有的在一起唱戏,还有的会和来这里实习的大学生一起交流。生动多样的活动可以让老人们在日间护理中心过上充实的一天。
5. “日间老年护理中心”采取不同人群不同标准收费;
    很多人可能都会问了,这么好的硬件设施、多样化的服务,日间护理中心的收费会不会很贵呢?本着为社区老年人服务的原则,日间护理中心采取的是根据不同的需求不同的服务内容分别收费的措施。以总蒲桥社区日间护理中心老人用餐为例,需要就餐服务的老人每人收取200作为押金,然后对老人的具体餐费分为5元、6元、7元不等。饭菜的成本价是6元钱,一般老人只需要提供用餐服务的就需要交每顿饭6元;如果老人们还参加了日间护理中心的每月50元/人的午休服务项目,那么就可以享受每顿饭5元的优惠价格;如果老人不方便到日间护理中心来吃饭,需要送餐上门的服务,每顿饭将收取7元钱。收费都是成本价,主要的目的在于为老人服务。
6. “日间老年护理中心”居家养老、社区照顾相结合的社会创新实践;
    “日间老年护理中心”以一个载体包含多项服务内容,体现着社区服务的多重功能。随着社会的发展与变革,传统中国社会那种子女照顾老人的模式越来越被居家养老和社区照顾的模式所替代,社区照顾和居家养老的作用日益凸显。但是,如何能使老人们接受社区照顾?社区又当如何照顾?这样的疑问有很多。总蒲桥社区的“日间老年护理中心”提供了具有很强可操作性的借鉴模式:社区居委会牵头创建民办非企业单位兼具公益和经营双重身份,与国际社会所倡导的“社会企业”不谋而合;以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身份创办“老人日间护理中心”打破了传统的单向投入和单向受益,单一服务提供的模式,而是根据服务对象的不同情况设计与之相匹配的不同服务并采取不同收费标准;项目不以营利为目的,主要的动力来源于回馈社区和回报社会,资金来源于企业的资助和政府相关的投入,重视受益群体的感受不断完善、扩充服务项目,使得项目长期并可持续性发展。


三、 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是今后社区建设与社区发展的趋势
    在招宝山街道办事处,除了“日间老年护理中心”以外,还有着很多针对不同群体的社区服务项目,例如车站路社区由于社区活动场所有限,需要服务的人群很多,因而开展了为社区居民上门服务的“五彩桥便民驿站”项目;还有后大街社区,这个社区被评为全国十佳社区,在10年前社区就开始注重社会组织的培育,这个社区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活跃的身影。
    这样的社区服务让直接服务对象受益的同时,也使得社区居民、社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社区社会组织多元群体从中受益。社区居委会动员社区居民参与决策过程,并鼓励社区居民成立社区社会组织自我承担责任,从中发现有责任感的社区居民作为“非正式领导人”组织实施项目,大大减轻了社区居委会的工作负担。街道办事处以往都是对社区统一资金支持,但是效果却是参差不齐。通过创新街道办事处的支持方式,打破统一模式,以社区服务项目为依据确定资金流向,将资金运用到受益群体,从而获得多效收益。
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是当今所倡导的“社区治理”的有效手段,体现着社区积极分子的动员、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决策、社区社会组织的凝聚和形成、社区居民执行项目过程的能力提高等很多的良性变化。街道办事处在探索社区服务项目管理的审批、申报、评估、审计等过程中不断创新工作方法,真正体现出街道办事处协助和指导社区居委会工作的角色。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所涉及到政府部门、社区居委会、社区社会组织、民间组织和商业部门的共同努力,体现着社区治理的多元主体互动性。

链接:
    在今年为了贯彻落实《北京市加强社会建设实施纲要》等“1+4”文件的精神,北京市政府制订《关于推进社区规范化建设试点工作的实施方案》。在朝阳、海淀两个城区的20个街道、600个社区开展了社区规范化建设试点工作,逐步实现规范社区管理、完善社区服务、加强社区自治的基本目标。 600个试点规范化建设的社区,按照北京市《关于推进社区规范化建设试点工作的实施方案》实施建设,在服务站面积、配套服务设施、志愿者配备等7个方面都有详细的建设标准。在公共服务设施方面,明确了每个社区要建设具有医疗保健、体育健身、教育培训、为老服务等功能的公共设施、室内外文化活动场所。宁波镇海区招宝山街道总蒲桥社区的“日间老人护理中心”项目以及街道层面实践的“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模式都提供了很好的可借鉴的案例。

 

社区参与行动服务中心  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