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公众会议技术主持人培训学习交流心得

时间:2014-01-10 16:26:59 点击: 【字体: 收藏

 

一、    一、学习机构介绍

社区参与行动是一家促进城市社区参与式发展的非营利民间机构,成立于2002年。推动以社区居民为主体的社区发展,主要工作内容包括推动以需求为导向的社区服务项目化管理;培育社区服务型组织推动社区自治;通过开放空间等一系列公众参与民主协商讨论会调解社区冲突化解社会矛盾。

二、学习内容及学习目标

本次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开放空间会议技术主持人培训,在开放空间的会议过程中,主持人是什么角色?如何定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开放空间背后的理念是什么?通过学习,希望自己能够掌握以上内容,以便促进自己日后在工作中更好地秉持社工理念和工作方法技巧的丰富化。

三、学习交流体会及反思

(一)关于参与者的热情与责任。开放空间会议非常重视参与者的参与热情以及参与其中的责任,其实我们社工也同样重视。在什么情况下,参与者才会表现得有热情与有责任呢?我认为,首先,会议主题的确定是切切实实地切合与会者需要的,是参与者真正想要讨论的主题。在中国大陆,很多的会议,是主办方想让大家参加,或者在某种情况下是大家不得不参加,是的,仅仅是参加而已,根本没有参与的效果。但是换一种想法,如果我们设置的是参与者想要谈的事情,比如,小区现在到处都是垃圾,臭气熏天,那么小区居民在其中是深受其害的,怎么样才能使得小区的环境得到改善?可能这就是大家想要发表想法以及做出努力的主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讨论的是其他居民不关心或者只有一小部分人关心的主题,那么很容易就没办法调动居民的热情以及责任感。其次,主持人是饱含热情与责任感的。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那样的感觉,我是有的。我们去参加一个活动也好,会议也罢,如果组织者是充满热情与力量的,我们就很容易被他们所吸引,更加容易地进入到活动及会议中。再次,环境足够开放和温暖。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安全区,我们希望得到周围人的肯定及认可,我们不希望受到伤害。当我们步入一个自己陌生或者有压力的环境时,自我保护机制就自然而然地启动了,我们会谨言慎行,我们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出来,我们可能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其实对于会议和活动对于他人是重要的,我们有责任发表自己的观点及看法。如果环境是开放的,是让我们感到温暖的,是我们觉得即使我说错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都不会被责备的,我们就有可能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那么开放空间正是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环境来帮助参与者有充分的热情和责任。最后,每个人的观点是被尊重、倾听,甚至最终形成行动计划的。目前的社会,也许我们更加倾向于我们要什么,而不会关注于别人要什么,但同时,我们又希望自己的需要可以得到满足,某些情况下是需要通过别人而得到满足。所以在会议的开始以及过程中,我们需要让参与者明白每个人的观点都是有价值的,没有对错,只有不同。

(二)关于相信。我们社工会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应对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及潜力。但同时我们在很多会议和活动的时候我们又会做很多的关于“控制”,关于“提前帮服务使用者如何如何”的事情,我们真的相信他们可以吗?我们做一场户外的活动,例如读书的活动,我们会担心书会丢,我们真的相信他们吗?(关于丢东西,有一个小事情需要分享,上个月做社区手工巡展,有一个小男孩特别积极,帮忙着做旧物改造,递剪刀递胶水。作品完成后,我就没再留意他了,忙其他的事情去了。和我一起负责摊位的义工告诉我,有一件用易拉罐做的旧物改造不见了,当时我很着急啊,因为那件作品是居民的,只是暂时放在中心。怎么办呢?这时刚好看到了那个小男孩,我就问他,你知道阿姨放在那里的那个易拉罐做的花盆哪去了吗?你可以帮阿姨问问吗?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结果他还真帮我把作品拿回来了!看,我们总得相信点什么。)在开一场会议的时候,我们会想,参加者的教育程度(在这里不用文化程度的原因是,借用宋庆华老师的话,每个人都是有文化的,文化没有高低之分,教育程度才有)较低,他们会不会不懂得如何去表达自己?我们真的相信他们吗?在我开展“我与社区”纸艺花兴趣小组的时候,我也会担心,让组员制作两朵花,留一朵在中心她们会愿意吗?让她们带着纸回去先裁剪好,她们可以完成吗?和她们商量之后,她们觉得没有问题,而且每一节小组这两点是她们做得最好最自觉的。要做到相信,真的很难,这是一种修炼,只有当我们真真正正地相信,那个我们相信的人才会成长成为那个我们相信的人。

(三)关于为了做而做。第一次参加社区参与行动服务中心的培训是8月份,哇!那真是一场很奇妙的旅程,有很多很多的收获,浑身上下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心里想:恩!回去我就要做这个事情!回来就真的做了,动员、宣传、找场地,那个热火朝天啊!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想一想自己是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尽管永俊一直强调说,英豪,我不希望给你压力。但在那个时侯我没有意识到其实开放空间应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它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应该是需要契机的,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就是想做,然后就去做了,后来因为场地的事情,自己受挫了,那是自找的。再回想以往的一些服务活动,某些时候其实我们是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做的,只是我们要做而已。近期策划着开展瑜伽小组,组员在小组中可以分享自己的美丽秘诀,促进女性成长。这个小组是应居民的需求开展的,但是目前报名的人比较少,怎么办,继续招募,让那几个迫切希望开展的组员帮忙动员。我不会像以前,计划是这周开的,一定要在这周开,想破脑袋各种努力也要在这周开!不在这周开,再等等,下周开也许才是最好的契机呢!

(四)关于主持人。主持人是中立的,做到这点其实就意味着成为真正的开放空间的主持人了。中立了,我们就会明白,主持人仅仅是告诉参与者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的那个人,主持人不会想着最后我们要形成什么样的一个结果,主持人会把主动权交给参与者,主持人交代了一个任务后,相信参与者会做出相应的回应,同时我们相信,凡是发生的,都是有原因的。

(五)关于表达。做主持演练的时候,王瑞卿建议用“我交代清楚了吗?”代替“大家听明白了吗?”这两句话有什么不一样?一个责任主体是“我”,一个责任主体是“大家”,这背后意味着,我们是把这件事情的后果归咎于自己还是他人。“控制”、“限制”当我们在说这样的一些词语的时候,也许是无意识的,也正因为是无意识的,才反应了我们的真正的意识是什么。说说10月份亲子登山节的事情,我负责的是招募,在最后一周才把事情落实,为什么?按照我的办事效率,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件事情的背后,我的想法是什么?我可能在想,这件事情虽然是我负责,但我不是这件事情的总负责人啊,这是“别人”的事情而不是“我”的事情。既然是“别人”的事情,“别人”就应该催促我啊!我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是整个中心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责任努力地把这件事情做好。这就是表达出来的,往往就是我们意识到的或者没有意识到的意识表现。

(六)迅速和他人建立连接的方法。非常感谢宋庆华老师分享了她的经验,我们需要迅速地和他人建立连接,有两个方法,叫出对方的名字和说出他们熟悉的事情。回想自己的经历,真的是这样呢,这次在北京,和以前的朋友见了面,但是因为太久没见了,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不知道该用家乡话还是普通话和她交流,结果在和她相处的两天时间里,我总感觉有一种东西在阻挡着彼此之间的交流。而和另一位朋友的见面则相对地轻松和愉快,我很自然地叫出了她的名字,我们用家乡话交流着(尽管偶尔蹦出几句普通话)。对于我这个通常需要花很多时间才会把他人的名字记下的人,其实也是一种考验吧,或者我的意识当中,不够重视他们,才会这样。

总而言之,这次的收获很多,也让自己反思了一些事情,每一次培训都是一次成长的过程,也为自己打开了另外一层思考的层面。